从红卫兵自身来说,有着鲜明的特点。1966年5月29日,诞生于清华附中的红卫兵写道:革命就是造反。

1966年11月26日,在等陪同下在广场第八次接见红卫兵

到北京去见毛主席这怎么可能?但当这一切成为可能,甚至连坐车吃饭都不要钱,使得小将们甚至有了一种“无所不能”的感觉。这是外国专家。

“红卫兵一代”大致可定为在文革开始的1966年进入中学,到这一年尚未毕业离校的大学生,主席接见红卫兵也就是说,大致是从1944年生人到1954年生人.

当时他们最喜欢大声朗诵的一句话是青年说的“天下者,我们的天下;国家者,我们的国家。”以及“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?”回答总是昂扬的“我们!我们!”

王蒙在小说《狂欢的季节》中曾这样描述文革:“革命就是狂欢,串联就是旅游”。在那个风雨如晦的年代,狂欢也许正是一群人的孤独。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momentswithlove.com/,洪尼-卡斯特罗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